首页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历史 文学 美术 医学 交友 聊天 读书 导航 短信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阿赫玛托娃传

阿曼达·海特(Amanda Haight) 著

蒋勇敏 朱霄鹂 袁晓芳 译 郑体武 校订

 

责任编辑 范文渊 封面设计 钱铭

 

东方出版中心1999年2月版

 

 

ANNA AKHMATOVA. A Poetic Pilgrimage

Copyright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6

Chinese Copyright © Orient-Publishing Center, 1998

中文版权 © 东方出版中心,1998

 

This translation of Anna Akhmatova. A Poetic Pilgrimage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1976 is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icensed for sal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not for export therefrom.

本书根据牛津大学出版社1976年版译出,经授权,由东方出版中心在中国独家出版发行。

内容提要

    本书是俄罗斯女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1889~1966)的传记。

    阿赫玛托娃是阿克梅派的代表诗人之一,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她的诗具有古典诗歌的优美、清晰、简练与罕见的和谐,是古典诗歌传统和俄国诗歌现代经验的有机结合。虽然阿赫玛托娃一生都以爱情作为她的创作主题,并以其强烈的、富有感染力的女性语言来表达,但并不妨碍她去观照历史。

    本书是第一部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部阿赫玛托娃传,它通过诗歌漫游的形式,生动地描述了阿赫玛托娃曲折坎坷的一生,不仅引领着读者循着诗人的生命轨迹,了解诗人复杂多蹇的命运,同时也充分认识了诗人所处的时代,从而用心灵去感知和理解其诗歌创作的内涵。

    本书作者与阿赫玛托娃交谊甚厚,不仅拥有众多的第一手资料,而且能准确地运用资料,从而提出独到的见解。加之作者本人也是一位诗人,故本传记不仅内容扎实可靠,且文字优美流畅,具有较强的权威性和可读性。

 

目录

第1章 1889~1914

第2章 1914~1924第3章 1924~1941第4章 1941~1956第5章 1956~1966

 

摘录

中译本序 郑体武 1998年6月26日于上海

    最后要交代的是,书中所引部分原诗的译文除了我本人的译文外,还使用和参考了高莽、王守仁、肇明和理然等先生的译文,此处特作说明,并向他们致以诚挚的谢意。

 

第1章 1889~1914

    古米廖夫在另外一首诗中也描写了月亮对他的夫人所产生的神秘影响:

    当白天的声音消失
    月亮升起在城市上空,
    你突然把双臂弯向背后,
    变得如此苍白,苦痛。

    这不是诗人的虚构——阿赫玛托娃本人也曾说过,在童年和少年时期,月亮曾对她产生过极大的影响。在她早期诗歌中出现的月亮铸就的戒指这一形象也并非出于偶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月亮在她身上逐渐失去了威力。

 

3

    1910年6月底,古米廖夫夫妇回到皇村,最初住在街心花园街,后搬进小街63号底楼,①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②的母亲住在这里。古米廖夫的父亲在他们举行婚礼后不久就去世了。

    尽管婚前古米廖夫曾长期不懈地追求阿赫玛托娃,但婚后他立刻为家庭的束缚感到苦恼。9月25日,他又沿着阿比西尼亚开始长期旅行。他在途中给阿赫玛托娃寄去一首诗,描写一个人站在炉火已熄的壁炉边,叙述着他在如今变得病弱、“无力”之前,在遥远的国度立下的功勋。诗以下面两行结尾:

    一个女人在角落听了他的遭遇,
    眼睛里隐藏起一丝恶毒的得意。

    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后,阿赫玛托娃一头钻人诗歌创作中,她的第一本诗集《黄昏》中几乎所有的诗都写于街心花园街的家中。①

    古米廖夫外出半年后于1911年3月末回到家中。当阿赫玛托娃在车站接他时,他认真地看着她,问道:“写诗了吗?”阿赫玛托娃作了肯定的回答,而他站在月台上就急于要看她的诗。他浏览一遍后,点点头,说道:“不错。”从这时起他开始对阿赫玛托娃的创作充满敬意,尽管他明显地感到自己滑稽的处境——一位诗人娶了一位女诗人为妻。

    随后古米廖夫又前往巴黎。1911年夏天他们双双来到斯列普涅沃,这是古米廖夫的母亲和姐妹们的一块不大的领地,位于特维尔省,距别热茨克不远。去过巴黎之后,斯列普涅沃对阿赫玛托娃来说就显得特别荒凉。后来她这样描绘它:“……一个毫无美感的地方:起伏的田野上一块块开垦过的平整的土地,磨坊、沼泽、干涸的泥塘、‘院门’、庄稼,一望无际的庄稼……”


最后修改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