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历史 文学 美术 医学 交友 聊天 读书 导航 短信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人间词话新注

(修订本)

 

王国维 著 滕咸惠 校注

齐鲁书社1986年8月新1版

 

目录

序 周振甫

略论王国维的美学和文学思想 滕咸惠

人间词话新注

几点说明

上卷:人间词话

下卷:人间词话附录
(一)论词语辑录
(二)人间词话选

修订后记

 

几点说明

    一、本书分上、下两卷,上卷为“人间词话”,下卷为“人间词话附录”。上卷系根据 《人间词话》原稿整理而成。各条按原稿顺序编排,文字亦从原稿。原稿引文多处与所引著作原文不同,为慎重起见,概不改动。唯人名误字,一律改正并加按语说明。原稿已删之若干条及已删之若干文句照样录出并加按语说明。下卷分两部分:(一)辑录《人间词话》以外的零星论词语;(二)从王国维的《二牖轩随录》中摘出的选录《人间词话》的部分。

    二、《人间词话》曾有多种版本,其中以徐调孚先生注、王幼安先生校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版《蕙风词话·人间词话》本,以下简称“通行本”)最为完备。通行本分“人间词话”,“人间词话删稿”、“人间词话附录”三卷。第一卷系《国粹学报》发表的王氏手定本。第二卷系赵万里先生、王幼安先生从《人间词话》原稿中录出之若干条。本书上卷包括了通行本第一卷、第二卷的全部并多出第24、26、28、50、58、64、65、89、90、92、93、109、122共十三条。通行本第一卷第63条原稿无,作为本书第一卷最末一条。为便于读者与通行本对照,本书上卷各条注明通行本相应的条数〔如:1(24),即本书第1条为通行本“人间词话”第24条;13(删1),即本书第13条为通行本“人间词话删稿”第1条。〕通行本第三卷系赵万里、陈乃乾、徐调孚诸先生辑录之王氏零星论词语。本书下卷第(一)部分即据此重加编排整理〔置《人间词》甲、乙两稿序和《清真先生遗事》(节录)于前,其余按所论词人时代先后为序排列〕。

    三、本书有“校”、“注”两部分。“校”说明与通行本文字比较重要的不同之处(个别条目是与王氏《文学小言》对校)。“注”是参照旧注加以补充修订而成。引文均注明出处。同一种书在注文中多次引用时,仅在第一次引用时注明版本。

    四、本书是在周振甫先生指导下完成的,谨致衷心谢意!但限于校注者理论水平和知识水平,本书一定存在不少缺点和错误,敬请专家和读者批评指正。

 

修订后记

    本书初版于一九八一年,现修订重版。这里,想把几个有关问题简单交待一下。

    《人间词话》原稿藏北京图书馆,一册,三十二页,是一个旧笔记本。封面书大字“奇文’、“国华”、“光绪壬寅岁”。小字为“人间词话”、“王静安”。国华乃王国维弟,号哲安。看来,这个笔记本原来是他抄录资料的,后来为乃兄所用。第一页书七绝六首,有“王国维字静安”朱红印章,当是王氏作品。从第二页开始为《人间词话》原稿,共二十页,每页二十行。原稿后空白三页,随后是“静安藏书目”九页,有“王静安”蓝色印章。一九六三年,在赵万里先生帮助下,我得以借读原稿,并全文录出。本书上卷正文就是据此整理而成。由于当时匆匆抄录,虽曾复核亦难免有错漏。这次订正原稿正文时曾参考陈杏珍、刘烜同志的《〈人间词话〉(重订)》(见《河南师大学报》1982年第5期),特此申明,并致谢意!

    我所见到的《人间词话》注本有:徐调孚校住本(《校注人间词话》,中华书局1955年版)、徐调孚注、王幼安校订本(《蕙风词话·人间词话》,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版,以下简称通行本)、许文雨注本(收入《文论讲疏》,正中书局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版)以及靳德峻笺证、蒲菁补笺本(《人间词话》,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这四种注本,尤其是前三种给我很大的帮助。这一部新注,是在吸收前人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加以补充修订而成。特在此郑重申明。

    我编写这部新注主要是想把《人间词话》原稿如实介绍给研究工作者和广大读者。王氏从125条原稿中,仅仅选取63条,并重新编排,润色文字,交《国粹学报》发衰。他力图组成一个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国粹学报》本对研究王氏美学和文学思想的重要性是不言自明的。但原稿的内容远比《国粹学报》本丰富,王氏的思路也比较容易看清。因此,它对研究王氏的美学和文学思想同样有重要价值。

    至于原稿与通行本文宇表达孰优孰劣,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很难一概而论。首先,如果我们把通行本《人间词话》(即《国粹学报》所发麦各条)与原稿有关各条相对校,就可以发现,绝大多数条文字完全一致或虽有差别但无关宏旨。再者,通行本有少数几条文字经过加工润色,比原稿表达更准确。但原稿的表述方式和已删去的若干文句,仍然有助于准确理解王氏的思想。如,原稿第33条,有王氏已删去的“此即主观诗与客观诗之所由分也”。据此,我们可以理解到,王氏所说的“有我之境”即“主观诗”,“无我之境”即“客观诗”。又如,原稿第37条,在“自然中之物,互相关系,互相限制”下,比通行本第5条多出“故不能有完全之美”。这就很容易看出叔本华美学思想的痕迹。如果没有这几个字,就不那么明显了。再如,原稿第77条“语语都在目前,便是不隔”,最初作“语语可以直观”。“直观”是西方美学常用的概念。这对我们正确理解王氏理论的渊源也有启发。第三,个别地方,原稿不错,通行本反倒错了。如原稿第100条,“梦窗、玉田、草窗、西麓”,通行本第46条“西麓”作“中麓”。西麓为南宋词人陈允平字,中麓为明人李开先字。王氏这条是论南宋词人,当然不会忽然提到明代人,通行本显然错了。(王幼安校订时已指出这点,但他用原稿另一条证明这里的“中麓”应为“西麓”,没有注意到原稿此条本来就作西麓。)又如,原稿第52条引冯延巳词后说“少游一生似专学此种”,通行本第22条作“永叔一生似专学此种”。这条是论秦观继承了那种词风,不应忽然又提到欧阳修。通行本很可能也是错了。这些错字,或是王氏从原稿整理转录时的笔误,或是《国粹学报》误植。第四,还有个别地方,修改后的文字不如原稿。如,原稿第117条“诗人对自然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需出乎其外”。通行本第60条“自然人生”作“宇宙人生”。应该说,前者较后者更确切。至于《国粹学报》所发表各条以外的原稿各条,赵万里、王幼安先生录出时进行过删节,个别地方文字上有改动,也有些笔误或辨识不确之处。如原稿第85条“乃值如许费力”。通行本“删稿”第30条,“费力”误作“笔力”。又如,原稿第119条,“文学之事,于此二者不可缺一”,通行本“删稿”第48条,“文学”误作“文字”。类似这样的地方,本书均按原稿录出,概不改动。本书为保存原稿面目,即使校注者认为通行本文字优于原稿者,也不据以改动原稿,但在校记中注明通行本文字。

    编写这部新注也是想为研究《人间词话》提供较为丰富的材料。过去的各种注本在辑录王氏论及的诗词原文方面,用力甚勤,尤其是通行本收罗比较完备。但在探索王氏理论的渊源及其影响方面则注意不够。本书注文大量引用与王氏论点有关的中外美学和文学理论著作,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和不足。注文的任务仅仅是提供材料以及疏通文字,所以一般没有校注者个人的看法和论断。因为很多复杂问题很难在注文中说清楚。比如,王氏思想与叔本华美学的联系与区别就是如此。研究者从有关材料中可以自己做出判断,不妨见仁见智。校注者个人的意见都写在书前的论文中。当然那只是一得之见,仅供读者参考而已。

    本书附录的第二部分《人间词话选》,节录自王氏的《二牖轩随录》(原发表于《盛京时报》)。我没有见到原件。这里是根据陈杏珍、刘烜同志的《〈人间词话〉(重订)》转录的。关于这份材料,刘烜同志在《王国维〈人间词话〉的手稿》一文中,曾有如下说明:“王国维的手稿中,有一份自选的《人间词话》共二十一则(应为二十三则——引者注)。这是一份剪报,用四号宋体铅字排行。在这几则《人间词话》的开头,王国维写了如下的话:‘余于七、八年前,偶书词话数十则。今检旧稿,颇有可采者,摘录如下。’据此看来,很可能是王国维从日本回国以后选辑的。这份剪报共二十三页,题名《二牖轩随录》,其中选录的《人间词话》占三页。这是长篇的读书札记,大部分谈汉字、历史、古代文学。”(见《读书》,1980年第7期)如果我们把这里选录的各条与《国粹学报》所发表的《人间词话》以及《人间词话》原稿相对比,就可以看出,王氏是根据原稿摘录的,各条文字与原稿大体一致。其中第2条为原稿第45条,第22条为原稿第70条,第23条为原稿第69条和71条所合成。这四条,《国粹学报》本都没有,其中的三条(第45、70、71条)赵万里先生1927年收入《人间词话未刊稿及其他》中,另一条(第69条)直到1960年王幼安先生才从原稿录出收入《人间词话删稿》。王氏《二牖轩随录》大约发表于1915或1916年,那么这四条其实是不应叫做“未刊稿”或“删稿”的。《盛京时报》是出版于东北的报纸,关内流传不广,所以王氏的《二牖轩随录》很少有人见到。王氏在全力研究史学、考据的时候,仍然认为自己的《人间词话》“颇有可采者”,并录出其中要点重新发表,这也是耐人寻味的。

    最后,简单谈谈《人间词》甲乙两稿序。这两篇序,赵万里先生在王氏年谱中明确指出乃王氏自撰。徐调孚先生的《校注人间词话》和王幼安先生校订的《人间词话》(即通行本)都把这两篇序作为王氏著作收入。不少研究者在自己的论著中也把这两篇序作为王氏论述引用。可以说,它是王氏作品已经为学术界所公认。但是,近来有同志提出不同意见,认为这两篇序的作者是樊炳清而不是王国维。(《〈人间词序〉作者考》,见《文学评论》1982年第2期)这种意见本人不敢苟同。首先提出两序是王氏作品的赵万里先生已经去世,他的王氏年谱确实没有详谈这个说法的根据。但赵先生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学者,他绝不会毫无根据地硬把别人作品说成王氏作品。赵先生与王氏关系密切,又是王氏遗著的整理、编辑人,言必有据。以常理推论,当为王氏告知。笔者在京时,也曾向他面询此事。他明确回答:“是静安先生所撰。”语气肯定,未作任何解释。王氏确有一友人,名樊炳清(字少泉,抗夫,见本书上卷第26条),而《人间词》甲乙两稿序署樊志厚。樊炳清和樊志厚或是一人。所以,两序虽署名樊氏,但实出于王氏之手。假托友人名字为自己的集子作序,王氏还有一次。集中了王氏后期学术论著精华的《观堂集林》的序言也是王氏自撰而署名罗振玉。(王氏致友人蒋汝藻函中明言之)再者,两序持论与文风和《人间词话》大体一致也可以作为王氏自撰的内证。总之,赵万里先生的说法应该说是权威性的,现在似乎还不应轻易推翻。因此,本书仍把这两篇序作为王氏著作收入。

    本书从初版到修订版的审订、修改、定稿,齐鲁书社编辑同志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化费了大量的心血。在此谨致衷心的谢意!吴文治先生、谭佛雏先生和刘烜先生热情帮助本书的出版,陈梗桥先生为本书题写书名,在此一并致谢!

 

校注者
1982年11月7日


最后修改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