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历史 文学 美术 医学 交友 聊天 读书 导航 短信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我对惠州时期的回顾

张亚

 

05/07/21

    2002年8月至11月间(递交《在党委批准延长本人预备期后的思想汇报》后,被取消公务员录用资格前),我身心俱疲,体重锐减(自己可以感觉到身体很轻),但精神未垮,决不向不义屈服(甚至作了死在惠州的准备),同时尽量做好本职工作。这时领导已经不再指望压服我,开始谋划、进行处理我的程序。碰面、接触时,或以沉默待我(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党委书记、局长刘仁陆),或对我示弱以麻痹我(纪检组长宾清梅),或还能利用我做点事就利用我(办公室副主任廖孟)。在被清除之前的数月间,没有一位领导告诉我——对我这名职工的处理意见,一切都在对我保密的情况下进行。我不管他们耍什么手段,自己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虽然这时体力精力、思想情绪都无法支持做好工作,领导也不督促我了,但我还是尽力而为,以求问心无愧。

    这时候,办公室里我使用的电脑被装上了RedHand(记录电脑运行过程中所有动作的系统监视软件),而且,我的同事、新进人员白静(计算机专业)时不时地来到我跟前,问我在做什么。后来局里召开团员大会,选举团干时,我对白静投了反对票(全场唯一一张反对票)。主席台上的刘仁陆一时满脸怒容,但不久就平和了;宾清梅则故作镇静,面无表情。这次会议有惠州市团委的领导参加。我给自己也投了一票。

07/03/13

    补记:

    以上关于我在惠州检验检疫局团员大会上投票的记述内容有缺漏。当时我投了2张反对票,除了白静,还有团总支委书记候选人、在人事政工科工作的卢晖。她与梁文杰(2001年7月和我同批考入惠州检验检疫局的4名大学本科应届毕业生之一,植物保护专业,原本在动植物检验检疫科工作,当时在人事政工科做事)在人事科科长陈锦泉的部署下,做取消我的公务员录用资格的具体“工作”。当时每天晚上,人事科都在加班,灯火通明。

    我看卢晖是个老实人,但这样的老实人却在助纣为虐!这样是非不明(或者没有勇气表达)、盲目执行上级命令的人正是当时惠州检验检疫局的领导所喜欢的,所需要的(他们把这也说成是“政令畅通”),因此将其内定到团组织一把手的位置。卢晖不是团总支委书记的合格人选,而且作为一个头脑健全的人,她理应对自己的是非判断负责,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因此我对她投了反对票。

    按理,我本应对梁文杰也投反对票,但是没有投。因为我考虑到对办公室的白静和人事科的卢晖投了反对票,已经足以显示我对领导们的卑劣伎俩坚决斗争的态度。点到为止即可,没必要扩大事态。尽管这种局面是由这些自以为是的头头们造成的,但我还是努力克制自己,要求自己掌握分寸(这才是真正的顾全大局)。其次,由于思想、性格的冲突,以前梁文杰跟我为一件小事大吵了一次,虽然事后互相还是以礼相待,但说不上融洽,我和他又是同批进局、同居一房,而他现在正在做针对我的“工作”(我被“宣判”后,梁文杰说他知道这件事,但此前不能告诉我),我必须小心对待他。

    因为我对2位候选人投了反对票,所以我相应地投了2张自己提名的赞成票:除了给我自己投了一票,还投了林惠娟(检务科科员,英语专业,比我早一年进局的大学毕业生)一票。我对林惠娟的了解不算多,我选她是因为感觉她正义感尚存,在同等条件下,她的表现会比那3位领导提名的候选人好,她不会不加思索地、没有心理负担地、不折不扣地做缺德事!

2002年9月29日下午,我在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团员大会上(第一排中间)。利学浓摄

2002年9月29日傍晚,刘仁陆(中)陪同惠州市团委领导参观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新建的“团员青年之家”阅览室。照片拍摄者是满腔愤懑的我。

 

05/09/18

    2002年7月29日,一支部通过延长我预备期的决议,是矛盾总爆发的导火线。道理讲不通,就给我来硬的,大小领导们想借预备党员转正之机迫使我就范。而我是个不顾自身利害关系,唯真理是从的人,自然不吃这一套。此前我通过文字材料等正常渠道已多次向上级说明情况,表明我的立场和解决问题的诚意,然而他们并未认真对待,只看作我继续“犯上”,终至对我出此昏招!以前我躬身自省,隐忍退让,他们视为理所当然,而且还不满意。现在他们要用组织手段解决 我的“思想问题”了,还自以为得计。此时还不挺身而出,指出错误,不知他们还要蒙昧麻木到何时!

    我决定进行申诉,历数包捷(办公室副主任,我的顶头上司)的种种丑态恶行。他对我的所作所为,以一个普通人的标准衡量,称之为小人,一笑置之可矣。但他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一支部支委,长期蒙蔽视听,对于其他领导形成对我的错误认识负有最大的责任,必须予以惩戒。我知道,指出上司的错误、过失,而且还是详细地叙述,以我一个未转正公务员的地位,在当时的惠州检验检疫局这个特定环境里,是何等的危险。虽然我对刘仁陆(来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主持工作前,任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政工处处长)主持公道寄予了一点希望,但我不会把自己的命运寄托给别人。后来的事态发展表明:到了关键时刻,这些平常对下属讲惯了道理的头头脑脑,如果输理了,或者牵涉到自己的利害的时候,就会把道理弃置一旁,起用权谋之术,玩弄下属的命运于股掌之上。

    刘仁陆以党委书记、局长之尊在一支部过组织生活,既然他的意见是延长我的预备期,从利害计,谁会唱反调?也就是说,他对一支部一致通过延长我的预备期起了决定作用。我要向刘仁陆申诉,等于说要他改正自己的错误,这就是我即将面临的严峻形势。如果他要纠正对我的错误决定,首先就得承认他自己也犯了错误,我申诉后,他的举动表明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在关系到自身利害时,他的表现与其他官僚并无二致。处理我的问题时,他首先考虑的是维护自己的形象和地位,准确的说是面子和权力,面子高于一切,权力高于一切。他选择了牺牲真理、牺牲我以自保。他一向重视形象,这应该是他的优点,但他所说的塑造形象首先考虑宣传效果,至于形象是否真实则不是首要的。

    但我依然要抗争!就个人而言,作违心之论,苟且偷安,违背了我追求真理的生活目标和知行合一的实践原则。就社会、国家而言,我认定中共的党内民主和纪律以及中国的民主与法制都在深入发展,日臻完善,有章可循,易言之,我对中共和中国有信心,因此,大道直行即时暂时遭人算计,蒙冤受屈,终有拨云见日、报仇雪恨之日。基于以上两点认识,8月4日晚至8月5日晨,我通宵未眠,写就《对延长本人预备期的申诉》,于8月5日(星期一)上班后即递交刘仁陆,此前我将电子文本发送至局党委各委员的电子信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传阅”之弊。

    陈锦泉(局党委委员、一支部书记,人事政工科科长)或许是第一个看到我的申诉的人,他惊慌地从人事科往外跑,碰到铁门上,看着我,然后努力让自己镇定,去向刘仁陆报信。包捷则遭到了最初的报应:他哭丧着脸回到办公室,抽泣着,望着我。

2002年11月10日,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职工宿舍,我的房间一角。

 

11/07/27

    我在惠州检验检疫局工作期间(2001年7月至2002年11月),和一些领导之间的矛盾,说透了,就是我要做一个廉洁奉公、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而他们做公务员、当官则是要以权谋私,这是我和他们的根本分歧。我不会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作出妥协,而他们则固守其既得利益并继续扩大,毫无反省悔改之意。由此,我和他们的矛盾无法调和,我和他们的冲突不可避免。无论我怎样从自身找问题,单方面地退让,只要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他们相左,不和他们一条心,他们就不能容忍我的存在。

    我所看到的以权谋私,突出表现为利用部门职权、部门垄断地位来获取部门利益。这种以利益集团形式存在的腐败和个人腐败相比对社会的危害更大。我的看法是,反对不正当的部门利益、杜绝灰色收入,实现社会公平,这是行政改革、廉政建设的内容和目标。通俗地讲,公务员就是吃皇粮,公务员工作不能用来赚钱。诚然,现实中部门利益还普遍存在,但是党和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出台了意见,采取了措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刘仁陆在惠州检验检疫局极力扩张部门利益。

    在刘仁陆从广东局来惠州局当局长(2001年9月)以前,惠州局的部门利益问题没有凸显出来,因为叶益民局长表现得循规蹈矩。刘仁陆主政以后,推进了建立质量管理体系、检验业务改革、创建青年文明号等各项工作,局里的工作状态变得紧张、忙碌,从表象上看,惠州局在进步。但是刘仁陆“勤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是“为民”,而是自己的飞黄腾达,具有强烈的个人功利色彩,惠州局在他的领导下没有健康地发展。他最重视的是上级满意,强调要让上级了解我们的工作成绩,要重视宣传,加强“沟通”。他要求办公室:凡有上级来惠州局都要拍照。他也重视让职工满意,用他的话语表达就是:他要带领全局职工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过上好日子。说白了,就是努力挖掘部门利益搞好“福利”。作为前广东局政工处处长,刘仁陆不会不知道这样做是违背中央精神的,但他自有一套观点来消解中央精神。他说我们党的成员代表着各自的利益,有的人没有话语权。他强调要“研究”政策,学会“变通”,注意“规避”,不要“授人以柄”。对他来说,他只要为这个利益集团服好务,他就可以在这个利益集团里得到一个更好的位置。在这样的思想指引下,惠州局的塑造形象,“树立部门权威”的举措都变了味,下属公司的业务成了工作重心,刘仁陆在局里讲话时还提出“入股”设想。我认为他的这些言论和做法,把惠州局引上了错误的道路,把干部职工带坏了。我在内心是抵制的,但我没有公然反对。但是我想独善其身也不行,刘仁陆及其手下逼迫我“适应”他们的错误,我已到了底线,只有奋起反击,点破他们对中央精神的阳奉阴违。

 

08/10/27

    2002年11月22日,广东检验检疫局作出取消我的公务员录用资格的批复,惠州检验检疫局据此“宣判”我则是在11月28日(星期四)。此前,人事政工科科长陈锦泉打电话要我父母来,父母以为他们是要“摊牌”,为避免我被清除出局的情况发生,两人就从武汉来到惠州。这天中午,我在局里的食堂和父母见了面,纪检组长宾清梅宴请我们,席上谈笑风生。下午上班后,我被叫到人事科,宾清梅赞扬了我几句,说我适合到社科院工作,然后就向我宣读“判决书”。因为我和宾清梅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加之心力交瘁,此时意外地听到她温暖的话语,受到了感动,对她的戒备松弛了,于是我说自己是不适合当公务员,但是不应该延长我的党员预备期。等到我猛然醒悟,宾清梅已经达到她的目的,完事了。尽管这种场合下我说什么话并不能改变“判决”,但是我依然应该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宾清梅竟然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来干扰我真实意思的表达,由此,我对这位宾局的憎恶达到了极点!

    接着,局长刘仁陆要会见我父亲,父亲觉得没必要,但还是见了面。据父亲转述,刘仁陆说,办公室人员就是要“领会领导意图”,说我不喜欢听人指挥,说我“比较坚强”,说我现在“解脱了”,说他知道我有一个网站,说我可以做自由撰稿人。他这番话的潜台词是:他实际上做了件好事,对我对他们都好,可以说是“双赢”,我应该心悦诚服地引颈就戮,以后我和他们各走各的路,不相干。这样就掩饰、歪曲了他们清除我出局的实质——他们滥用职权,粗暴践踏、严重损害、以至剥夺我的合法权益。而且给我扣上不领会领导意图的帽子,回避了“领导意图”本身的问题。在他这里,已经不问是非,不讲原则。如果说有是非,那就是他是不会有错误的,错在下级;如果说有原则,那就是他的一己之私高于一切。 刘仁陆还说,他到国家质检总局打听过,像我这种情况是有的。这话意思是说,我考取了公务员后被取消录用资格,不是特例。但是他不谈其他人被取消公务员录用资格的原因,从而模糊、混淆了问题的性质。父亲笑着对我说:“你们刘局是典型的做官的!”

    最后,刘仁陆还要会见我。在局长办公室,我和刘仁陆相对而坐,陈锦泉在旁做笔录。我只有一句紧要话要说出来:“我不是主动退出的。”刘仁陆则始终面带笑容,最后说:“好了!”结束了谈话。此时,我说什么话,对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他要的只是这个形式。

    29日晚,一位不了解内情的同事对我表示关切,我说以后我会讲出事情真相的。这位同事离去后不久给我发来了短信:“张亚你是一个坚强的人,道路虽然崎岖只要坚持一定会胜利!祝福你!”

    12月2日(星期一)上午,我和父母,以及从深圳赶来帮忙搬家的舅舅、舅母,被惠州检验检疫局派车送至深圳。临行前,办公室的张敏(科员)、白静出面,送我CD机一台、祝福符若干。下车时,我要送行的梁文杰把CD机带回去,父亲说算了,我就不再坚持。而祝福符上有的话倒合我的意:“尝试”,“男儿志在四方”,“走自己的路 让别人去说吧”,“有志者事竟成”,“天道酬勤”,“逆境不会久 强者必定胜”。

    2006年1月3日,我接到一个来自惠州的电话,兴奋地对我说《我对惠州时期的回顾》“写得很好”,“很有正义感”,但是此人却不说出自己的名字。此时距我被清除出惠州检验检疫局已三年有余。

    2011年4月12日,自称“我是惠州商检的”某人用QQ对我说“我是你的支持者”。

 

05/11/11

    我离开惠州、返回家乡武汉一年多以后,2004年3月25日下午,陈锦泉给我家打来电话,是我接的。他要我父亲接电话,我让父亲来接电话。据父亲转述,其来意是:要张亚从网站上撤下他与惠州检验检疫局的关系的内容,举要来说,一是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关于取消张亚公务员录用资格给惠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批复,二是张亚穿检验检疫局公务员制服的照片。我告诉父亲,既然他们(惠州检验检疫局相关大小领导)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在网上刊登这些材料“没有意思”,何?鼗挂蚶吹??疤刚馐履兀癫桓挥幸馑迹∥业囊饧牵阂弧⒍运堑奈蘩硪蟛挥枥聿牵欢⑷绻侨衔铱钦庑┠谌莶缓鲜剩梢韵蛴泄夭棵欧从场K低暾庑揖统雒派⒉饺チ恕?

    我回家后,父亲说他给陈锦泉回了个电话。我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但父亲认为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过由此又听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陈锦泉要父亲做我的思想工作,答应他们的要求,因为他们担心媒体关注此事。为了达到目的,他说:“我?怯凶龅牟欢缘牡胤剑叛且灿写怼薄8盖自蚨猿陆跞担叶运嵌晕业拇砭龆ǎㄏ仁茄映さ吃痹け钙谝荒辏∠裨甭加米矢瘢┮恢本陀锌捶ǎ且氤返粑以谕峡堑恼庑┎牧希迷趺醋鼍驮趺醋? 。

    事后想来,更觉得他们的行为荒谬、可恶。广东检验检疫局取消我的公务员录用资格的公文,我本人郑重其事,公之于世,他们反倒要让其不见天日。须知,这张纸是他们上下其手,花费了许多“心血”才如愿以偿获得的。至于“我们有做的不对的地方”的话,过去怎么不讲?事后私下说,哄小孩呢!

    陈锦泉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上峰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和形象。

 

【备考】

2007年1月31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人事司消息:“日前,经试用期满考核,国家质检总局党组决定:刘?事饺紊峭烦鋈刖臣煅榧煲呔志殖ぁ⒌匙槭榧恰!?

http://rss.aqsiq.gov.cn/gzdt/200701/t20070131_27702.htm

2007年11月19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人事司消息:“日前,国家质检总局党组决定:免去刘仁陆同志的中共汕头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

http://rss.aqsiq.gov.cn/gzdt/200711/t20071119_54593.htm

2008年5月7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消息:“5月4日,深圳检验检疫局副局长吕志平与五洲检验(泰国)有限公司(简称“五洲公司”)总经理刘仁陆在深圳就加强泰国大米出口前检验等问题进行了座谈。”

http://www.aqsiq.gov.cn/zjxw/dfzjxw/dfftpxw/200805/t20080507_71861.htm

2010年7月2日,莫莉(泰国)留言:“我看了你对惠州检疫局的那篇帖子,感受深同...”

2012年8月8日,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消息:“8月6日下午,广州局召开干部会议,广东局党组书记、局长李延辉宣布丁汉东同志任广东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不再担任广州局党组书记、局长;刘仁陆同志任广东局党组成员,广州局党组书记、局长。”

http://www.gdciq.gov.cn/newsdetail1.aspx?id=13494


最后修改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